生活中有哪些真实的灵异事件?

admin 635 2021-12-09 19:11:17

这件事发生在1995年的山西。

在讲这个故事之前,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何三宇,来自山东临沂。父亲是来我家的女婿,所以我从小就住在爷爷家。

真实的灵异事件

我爷爷是村党委书记。小时候在镇上一个破庙里念了好几年书。虽然没有什么大文化,但是我写的字不错。直到现在我们家过年贴的对联都是我爷爷自己写的。

我爷爷属于那种受人尊敬的长辈。不仅村民们对他彬彬有礼,就连镇上的人每当在集市上遇到他都会递一支烟来迎接他。

因为这个原因,从小到大,我好像都有光环。在学校,老师同学对我很客气,朋友也很欺负。除了告诉他们我爷爷的名字,我什么都不用做,他们就会松开眉头,笑着说误会。

其实我也知道为什么镇上的人那么尊重我爷爷。说白了就是怕得罪他。我爷爷在村里“做事”。做什么事?红色的东西,白色的东西,还有一些罕见的违背科学的奇怪的东西。

在我们当地,根本没有阴阳师这种东西。只有我爷爷需要有人来主持婚礼或葬礼。

虽然现在科技发展很快,但是谁能保证自己的家人不死不结婚呢?如果有红白之分,需要有人来主持。我爷爷做这个几十年了,即使不是因为迷信,传统习俗也代代相传。我们来看看上海、广东这样的一线城市。哪个没有自己的丧葬习俗和文化?

嗯,有点远。今天我要讲一个鬼婚的故事。其实这是我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

那是初三的暑假,我刚考完期末考试。回家后发现三姨来了。

三姨是我奶奶的表妹。她回去的时候,正和我爷爷奶奶坐在主屋。三个人在谈论一些事情。当时没仔细听。终于意识到三姨是来找爷爷帮忙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办,那天晚上我奶奶开始给我爷爷收拾东西。

我一看这个,就知道爷爷肯定是要离家出走了。我立刻出声,想和爷爷一起去。爷爷奶奶还没说话,我就看到三婶拉着脸说:“你要是有麻烦,就别赶紧去里屋睡了。你爷爷出去办点事就回来。”

那我肯定不遵守。老实说,我甚至没有去过我们的城市。看到这个机会怎么会放弃呢?于是我求爷爷带我出去看看世界。另外,我放假了,没有学术压力。

爷爷想了想,同意了。我猜他是怕他走了奶奶管不了我,所以同意带我一起走。

第二天一早醒来,怕爷爷骗我偷偷离开。早饭后,爷爷打电话让我带课本去预习。虽然不情愿,但一想到马上要去别的地方,我就没什么情绪了。

那天三姨和我们一起去,在车站给我买了一大盒圆形泡泡糖。我嚼着泡泡糖问爷爷去哪里?我爷爷叫我去三姨家。

我不知道三姨家在哪里,只知道我嫁到了另一个省。买了票才知道那个地方叫山西。具体地点不方便透露。但是,去年我也在网上看到了本地盗尸跟尹结婚的消息。

坐了一整天的火车,已经是早上六七点了。下了火车,三姨带着我和爷爷去附近吃疤饼,喝羊肉汤。短暂休息后,她匆忙开始了下一段旅程。

从市区到县城,再到三姨家村,走了不少时间,尤其是县城到村里的那条路,是一辆三轮小皮卡车。对我来说,一路跳下去太可怕了。来之前的喜悦随着小皮卡车的轰鸣声变成了满腹委屈。我以为可以看到大城市的繁华,但还是逃不出农村。我不明白我爷爷为什么来这个地方。

抱怨就是抱怨。不敢在姥爷面前抱怨,也发现姥爷自从进了三姨老的村子就一直拧眉拉脸,时间长到黑得要命。

皮卡停在红白瓦平房门口。三婶付了车费,一个人进去了。我爷爷点燃了一支皱巴巴的香烟。没等抽完两间房子,一群人跑出了房子。一个为首的中年妇女走了出来,“扑通”一声跪在我爷爷面前。她还擦了擦眼泪,说让我爷爷救女儿。

我爷爷一句话也没说,抽着烟,三姨在我爷爷耳边说了些什么。我爷爷眉头皱得更紧了,对中年妇女说:“带我去看孩子。”

中年妇女听了这话,急忙起身,把我们带了进去。

平房里还有一个小院子。进去后,我在院子里发现了花圈、火纸等丧葬用品。爷爷看到这些东西,脸色一沉。

当我进入主房间时,我看到一个人躺在地上。走近一看,发现是个女的,说那个女的比我大不了多少。她身下有几层稻草,稻草上有毯子,身上有被褥。她穿着衣服,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

看到这里,我心里有点害怕。我也是农村人。我知道在主房间用稻草睡在地上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个人快死了,活不了多久了。在我们老家,家里会为医院治不了的重病患者,在他还有气息的时候,准备最后的避难所。

为什么不让病人躺在床上?

我们有两个论点。一个是病人死在床上,死后无论走到哪里都要背一张床,另一个是死在床上,灵魂会挂在床上,无法超度。

这是我问爷爷的,爷爷只是笑笑没告诉我。直到后来长大了,一个学医的朋友告诉我,将死之人的括约肌会松弛,大小便无法带走。如果你躺在床上,它肯定会出来。虽然活不了多久,但有些人可以用最后一口气坚持几天。这年头,屎和尿会混在一起,人死了就不能下床了。

后来认识了河南的老神棍马。告诉他这个科学答案后,他冷笑着回答我:“那张床!”

才值几个糟钱?从前可能真是为了节省成本,但你瞅瞅现在都啥时代了,谁家还在乎那千把块钱?”

“既然不是为了节省成本,那应该就是风俗文化吧?咱们中国人不是讲究传承来着。”我说。

老马闷哼一声:“屁嘞传承,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现在他娘的还有几个人记得?早他妈忘得一干二净!”

“那你倒是说道说道究竟是为了什么?”我又问道。

“为了什么?”老马嘿嘿一笑说:“当然是为了让人赶紧死呗!”

当时老马的这番话可把我给惊住了,还没等我问其原因,就听老马说:“从前农村穷,舍不得糟蹋一张好床,就让将死之人睡在地上等死。可是地上湿气重啊,本来就是病重的人,你再让他湿气缠身病能好才出了鬼了。按理说到了现在这种习俗早就应该没有了,可你现在去农村瞅瞅,基本上家家户户还沿袭这一糟粕文化。”

“其实说白了都是因为时代发展的太快,现在人忙啊,家里长辈病重急匆匆的从大城市跑回来准备奔丧,你说人还没死就准备好后事了,这不扯他妈蛋吗?!要是放在床上好好伺候着,再活个三两个月也不是问题,关键是家里的亲朋好友等不了啊,大老远请假从城市回来,这一来一回都是开销,所以干脆让他睡在地上死快点。”

“要是再往细了说,湿气对人死亡时间的快慢其实起不了主导作用,可关键架不住那人自己胡思乱想。别看他躺在地上跟死了一样,可心里那是明镜的,你把他放在地上这不等于主动告诉他没活头了吗?!癌症想要痊愈除了药物治疗还需要病人保持乐观的心态呢,这他妈倒好,都告诉他没几天时间好活的了,你说他还能乐观起来吗?只有等死呗!”

“所以无论从哪方面来讲,身边的人都是想让他快点死。你多苟活一天身边的儿女就要多伺候你一天,你死了给你风风光光的办场白事我们也就做到尽儿女的责任了。”

我还记得老马最后砸着嘴说:“真鸡巴荒唐,不想伺候就告诉他安心离去,谁他妈不想多活几天”

这就是老马告诉我的原因。

说回那个平房,当我外公看到中年妇女的女儿躺在堂屋的地上后,气的脸都涨红了,怒视着周围的人说:“你们这是造孽啊!人还没死呢!你看看你们像什么话!既然后事都准备好了还找老汉我帮忙作甚?!”

说着外公拉着我就往门外走。

见我外公要离开那个中年妇女赶紧跪在地上拼命磕着头说:“您老行行好帮帮我这苦命的娃儿吧!哪个当娘的愿意给自己家娃儿准备后事,还不是老刘家人祸害的哟!”

三姨姥也在旁边劝我外公,外公停住脚步又掏出一支烟点着,叹口气说:“你们先给我讲讲这女娃是咋被看上的吧。”

中年妇女把我还有外公请到里屋,抓了点瓜子糖果放在桌子上,又给我外公泡了杯茶,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把这事给讲了出来。

先说一下我三姨姥为什么会跑到山东请我外公。

这位中年妇女是我三姨姥婆家的亲戚,按照辈分叫我三姨姥一声婶子,他们住的这个村子大概有100户左右人家,一半姓刘一半姓李,这个中年妇女随夫姓李,在这里就叫她李氏吧。

李氏丈夫死的早,家里只有一个女儿,也就是堂屋地上躺的那个女娃,叫李芳,这个暑假本来是考大学的,结果考试前期却无故昏迷,错失高考不说人也一直昏迷至今,大小医院都跑过来了也没能没查出什么毛病。

就在家里人准备把她转到北京医院治疗的时候,村里一户刘姓人家大清早竟然敲锣打鼓带着迎亲的队伍来到了李氏家里,说要娶李芳做他儿媳妇。

李氏被这莫名其妙的话给搞糊涂了,她知道刘家婆娘有个儿子,可他那儿子大前年就得白血病死了,怎么可能娶自己女儿。而李氏看外面敲锣打鼓的队伍又不像是开玩笑,就问刘家婆娘到底什么意思。

刘家婆娘左一口亲家右一口亲家的叫着李氏,说李芳答应了她要做自己儿子的媳妇,这次来就是接亲来的。

听刘家婆娘这么说李氏不愿意了,李氏嫁到这个村子也有二十多年了,她自然也明白刘家婆娘说的这个“亲”是什么意思,这里的“亲”指的就是“娶阴亲”,也就是所谓的结冥婚。其实冥婚在当地很常见,几乎所有早逝的男女他们的父母都会在孩子死后给孩子操办冥婚。

而李氏生气的原因是什么?自己女儿不过是昏迷了几天,呼吸心跳体温啥的跟正常人一样没有任何差异,老家医疗条件有限一时间看不出来很正常,可首都那边医疗条件好啊,有钱的当官的都去那里瞧病,本想着这次过去自己多花点钱把孩子的病瞧好,结果倒好,你大清早一上来就说要我女儿嫁给你那鬼儿子,这不是存心咒我女儿死吗?

所以李氏当时就跟刘家婆娘急了眼。

那刘家婆娘也不是省油的灯,见李氏态度强硬,扯过迎亲队伍的锣就敲了起来,从村东头敲到村西头,一边敲一边嚷嚷着骂街,骂李芳不守信用,骂李氏不要脸收了彩礼还想反悔,最后搞得半个村子的人都出来嗑瓜子看热闹。

李氏见不得刘家婆娘在同村人面前污蔑她女儿,当众发誓自己要是收了刘家的彩礼全家不得好死。

谁知刘家婆娘勾着嘴角说:“你没收可不代表你女儿也没收。”

说着就让李氏翻一下李芳的口袋,看看彩礼是不是被她揣在兜里。

李氏对此本来是不以为然,应付着在自己女儿的口袋里随意翻了翻,谁知这不翻不要紧,一翻还真从李芳口袋里翻出来一个烫着金箔“囍”字的红包!

上一篇:最恐怖的真真实的灵异事件实灵异事件。
下一篇:酒鬼酒塑化剂事件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