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机场t1到t3怎么走(首都机场t3到t2)

admin 7559 2021-12-09 18:31:58

5月28日,在接到山东省鄄城县富春乡大庄村农民工季中兴的电话投诉后,记者前往山东省鄄城县富春乡大庄村进行采访。

冀中星事件

记者走进家中躺在病床上的冀中星两座低矮的茅舍,一股说不出的难闻气味扑鼻而来。他负责照顾整天躺在病床上的儿子。纪中星的父亲纪荣达热泪盈眶,掀开盖着纪中星的被单。他的下体严重溃烂,伤口很深。

早已骨瘦如柴的齐中兴躺在病床上,含着泪对记者说:

“1999年我从山东老家去广东工作。为了赚更多的钱来填补家里的经济困难,我用打零工赚的钱买了一辆摩托车。2005年6月28日凌晨2点左右,一个在三湖宾馆当厨师,老家在云南省的年轻人,骑着我的摩托车,让我送他去住处。

正当我在一个没有路灯的农村地区驾驶龚涛时,一辆汽车突然出现在我身后,追上了警报器。当时我以为自己没做什么违法的事。另外,路很窄,我没有停下来让路,我骑着摩托车一直往前走。当我把龚涛的摩托车拉到厚街新塘公安队门口时,七八个保安拿着钢管和钢筋站在路上。就在我准备停下摩托车的时候,一个保安队拿着钢管从我面前走过,把我和龚涛同时撞倒在地。

我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我强忍着全身的疼痛。睁开眼的时候,我正躺在东莞后街医院的急诊床上。我拉的乘客龚涛也在医院头部受了轻伤。我搜查了我的口袋。除了我的身份证,什么也没丢。

当龚涛看到我来到苏醒时,他告诉我,在一群穿着灰色制服的保安人员把我从摩托车上撞倒后,有七八个人仍然没有让我放松,他们拿着钢管和钢筋,敲打着我的腿、脚和腰。正当保安队把我打昏的时候,追我的警车也到了。当我看到我杀了我,他们把我带到医院,一个接一个地逃跑了."

说到伤心处,纪中兴泪流满面。记者只好放下笔中断采访,等待纪中兴情绪稳定。

“虽然我醒了,但是因为疼痛我不能动。坐在我病床边的龚涛问我在东莞是否有亲戚或老乡。后来,我告诉龚涛一个在东莞工作的老乡的电话号码。龚涛打电话给我的老乡。我的老乡来了之后,龚涛也离开了医院。

然而,虽然我们在龚涛同一个省没有亲戚关系,但他同情我,出院时留下了他的手机号码。龚涛告诉我的家乡,当时,一根钢管击中了我的嘴,我的嘴唇裂开了一个大洞,缝了很多针,打掉了几颗牙齿。治安队打冀中星的时候我是从车后面翻车的,冀中星受的伤都是新塘治安队队员弄的。他可以为我作证。”季中兴告诉记者。

记者随后拨通了仍在东莞工作的云南籍农民工龚涛的手机。手机接通后,当记者向龚涛出示身份证明时,龚涛在电话中愤怒地告诉记者:“冀中星是新塘保安队的。他们都穿着灰色制服。我看得很清楚.我可以完全证明。”

据去广东省东莞市处理哥哥重度残疾事故的冀中兴哥哥告诉记者:

“我和家人在接到弟弟住院严重的消息后,及时赶到了广东。然而,因为我们是农民,我们家又穷又没钱,所以我们不在乎找谁。更让我们气愤的是,我们找到了打我哥的新塘警察队,警察队却反咬一口,说我哥被流氓打了。当时如果他们没发现,就把我哥及时送到医院抢救。连生命都没了.

在我们呼天抢地,天不应该,地不应该,无处申冤的时候,我们只好含着眼泪把弟弟从东莞带到山东,去广东给弟弟处理意外,住院。老家亲戚都借钱了,现在弟弟下半身溃烂瘫痪,外债还欠十几万。说着说着,冀中星的哥哥,那个大男孩,眼圈红了,哭着告诉记者:

“这几年,我们家的命运真是不堪设想。舅舅年纪轻轻得了急性病去世后,母亲和外婆也跟着去世了。我和哥哥现在都二十六七岁了,该结婚了,但是因为家里太穷,我们现在连个对象都没有。现在哥哥又这样了。如果我不看这个家庭,我真的不想……”听着纪中兴哥哥哭,记者也想哭。

季中兴的哥哥告诉记者,他们在绝望的时候,在广东省东莞市工作,介绍他们认识了广东南天兴律师事务所的两个善良的律师薛朝辉和陈,他们愿意为他们提供法律援助。现在案件已经全部委托给以上两位好心的律师了。

6月1日,记者拨通了被害人冀中兴之兄提供的广东南天兴律师事务所薛朝辉律师的电话。听了记者的介绍,薛朝辉律师告诉记者:“目前,我们正在向东莞公安、交警部门调查取证。取证后,我们将立即通过有关部门对被害人季中兴提起行政诉讼。”。在听到薛朝辉律师的电话后,记者也希望这一天早点到来,为农民工冀中兴的不幸遭遇讨回公道,将肇事者绳之以法。

最后,笔者希望新闻媒体同行给予支持。

上一篇:优健康专家解读(专家解读疾病)
下一篇:曼彻斯特想吃中餐难道只能自己动手?曼城中餐美食起底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