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事件的事件回顾

jason 2139 2021-01-15

2004年7月9日,中共临沂市委、临沂市人民政府发文(临发[2004]18号)《关于加强新时期人口与计划生育工作的决定》,这是临沂计划生育运动的缘起和“法理”依据。

2004年底,临沂市部分地区计划生育工作中出现暴力行为。

2005年2月14日,临沂市政府再次下发红头文件,大意是高估了人民群众的素质,无法依法办事,必须采取更强硬的传统手段。

自2005年3月以来,临沂市三区九县开展了大规模的暴力计划生育运动。

2005年4月中旬,陈光诚、袁伟静开始对此进行调查。

2005年5月22日至25日,在陈光诚的带领下,市民维权网站站长李健对临沂市部分地区进行了实地考察。

2005年6月10日,公民维权网发布关于山东省临沂市暴力计划生育事件的调查报告,在互联网上引起反响。

2005年6月21日,龙华律师事务所姜、李和平律师在陈光诚的带领下,再次进入临沂市进行调查并提供法律援助。

2005年8月中旬,滕彪博士、郭玉山、涂毕昇、陈光诚从北京前往临沂沂南县、费县、岚山区、蒙阴进行调查并提供法律援助。

2005年8月下旬,郭玉山、涂在临沂撰写了《计划生育调查笔记》及相关文章。

2005年8月11日后,陈光诚夫妇在家中被监视居住。

2005年8月25日,陈光诚逃到上海,后迁居北京。

2005年9月初,国家计生委一位官员和省、市、县计划生育官员在临沂进行了调查。

2005年9月6日下午,陈光诚在北京朋友家中被6名自称是山东省公安人员的人带走。

2005年9月7日晚8时,陈光诚回国,被限制自由。

2005年9月19日,国家计生委发言人、政法司司长于学军就临沂市计划生育初查结果发表讲话,指出临沂市个别县乡有关人员在开展计划生育工作中存在违法行政、侵害公民合法权益的行为。并表示责任人已被免职、拘留或立案调查。临沂野蛮的计划生育执法停止了。

2011年10月12日,《环球时报》发表评论员单仁平《不应将陈光诚事件意识形态化》,文章指出:

山东临沂的盲人陈光诚,在社会上被广泛讨论和传闻。关于陈目前是否被软禁,监视居住是否合法,有很多争论和出发点。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认为临沂市有关部门应该向外界提供足够的信息,让各种讨论找到与事实相符的方向。

外界怀疑陈光诚事件的处理不符合严格的法律和人权标准,这种怀疑不能说没有根据。中国的计划生育是在广大农村居民有一定抵触情绪的大环境下推行的,并取得了显著成效,但其基层发展过程中明显伴随着一些违背当事人意愿的强制措施。可以认为,陈光诚的计划生育环境是中国复杂环境的一部分,为国家进步做出了巨大贡献。

如果用严格的现代标准来看待中国农村的小环境,批判它,调查它,很容易在舆论上取得成功,但也很容易脱离基层的实际,在那个小环境中制造麻烦和冲突。在这里,国家伟大的政治和意识形态的渗透因素很小,但当地人的文化特征和基层官员的技能起着更重要的作用。

西方媒体和人权组织大举介入陈光诚事件,使国际人权观深入陈光诚的农村环境。他们制造的压力,在一个从未见过世面的小地方,是无法忍受的。局部反应是一种自由基,是n

陈光诚的思想跳出了基层农村环境,对每一个他认为违法的现象都采取不妥协的态度。他与周围环境发生一些冲突是不可避免的。这会给个人生活带来一些波折,但总的来说,他未必总会遇到失败。陈光诚选择维权的早年,成功推动当局修改了一批不合理的政策。

后来事情就复杂了,包括中国目前的上访合法但上访量需要控制的困境,还有一些诉求看似合理,基层现实做不到的困境。当陈光诚及其支持者拼命追求那种“理想状态”时,也有可能法律法规对当地社会秩序造成不可接受的干扰。

也许最重要的是将陈光诚事件去意识形态化,让它从媒体和人权组织的高度走出来。解决起来会更容易更自然,可能会进一步复杂化,产生横向负面影响的预期压力会小很多。

毫无疑问,中国部分地区的基层人权还没有达到理想的标准,以突击运动的形式加以改善不会产生实际效果,而只能是中国社会全面发展的一部分。

上一篇:陈光将军去世后 他的妻儿后来怎么样了 www y陈光事件idian
下一篇:庄巧涵事件完整图片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